Return to site

全球科技实验室年度圆桌会议

· 学术研讨,国内动态

10月22日下午, 全球金融科技实验室(Global FinTech Lab)年度圆桌会议在深圳举行。实验室首席顾问、200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Edward Prescott 教授与多名专家顾问学者围绕“全球金融科技的机遇和挑战”的主题发表演讲和讨论。会议同时也见证了“中国中小企业协会金融科技分会”的成立。

 

深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艾学峰先生为“全球金融科技实验室 Global Fintech Lab ”及“中国中小企业协会金融科技分会”揭牌。中国中小企业协会执行会长张竞强先生寄语金融科技分会,希望分会能够进一步提升金融科技类中小企业的市场竞争能力和自主创新能力,不断加强与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双向联系与沟通,加强行业间和行业内企业之间的合作与交流,助力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

 

实验室专家主题演讲摘要

 

《全球经济:现状和未来展望》

Edward Prescott -“全球金融科技实验室”首席顾问,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 作为衡量国家经济的指标,实际GDP事实上过低计量了经济产出,直接导致近年实际GDP增长率低于实际产出增长率(以美国为例)。
  • 这种现象可通过长期性因素和周期性因素来解释。长期性因素:传统的GDP计量方式无法反映技术改革和创新所带来的产品/服务的改善和国民生活水平的提高(90年代耶鲁大学经济学家William Nordhaus的研究发现)。单一地衡量价格水平的波动,会直接导致按照不变价格计算调整后得到的(inflation adjusted)实际GDP过低。而这在科技高速发展、产品更新换代加速的现代社会更是如此。
  • 周期性因素:政策制度、技术改革往往伴随着国家经济结构的过渡调整和经济的周期性波动,这也会导致使用实际GDP数据无法真实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当今的美国经济与1995-2000年互联网热潮时期有很大相似之处,人均工时提高,新公司尤其是科技型公司数目加速增长,投资量明显增加,经济呈蓬勃发展趋势。然而从数据来看,劳动生产率和公司利润占GDP比重都较低。这当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占总投资量相当比重的无形资产投资,国民账户下资本存量中的无形资产按照传统的GDP计量规则被剔除在外。
  • 从全球范围来看,经济形势乐观,预计经济增长率会持续提升。跟上新时代、新经济、新技术的各种变化,是对经济学家的挑战。
  • 中国经济将保持活力,预计GDP相对增长率会趋向发达国家的增长渐近线。持续看好中国发展的原因:中国主要经济区域间互相竞争,政府权力下沉;中国正在成为技术领先、特别是已经成为金融科技领域的领导者;中国有发达的基础设施:公路、铁路及航空系统,尤其在高铁领域。随着中国在科技领域的进步,紧密遵循世贸组织规则将有利于中国的利益,帮助其保护技术所有权。

 

《我们需要怎样的新金融?》

向松祚 - 著名宏观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长

  • 金融过度增长和经济脱实向虚:一个全球性大问题 - 尽管在金融危机后,最近全球经济出现整体复苏局面,根本性问题却依然没有得到解决。这当中两个最根本性问题是:全要素生产力增长持续放缓,收入差距和贫富悬殊日益恶化。全球金融资本主义,是当代人类经济制度的主要特征,也是贫富两极分化这个重要问题的可能的理论解释。
  • 《新资本论》将当代人类经济新格局简要概括为“全球金融资本主义”。其主要特征包括:“无锚”的信用货币体系,“无序”的国际资金流动和浮动汇率,金融市场的一体化和资金的自由流动,金融市场或虚拟经济日益脱离实体经济等,其中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金融)的“头与脚”“、”主与仆“关系的颠倒是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最显著的特征。过去四十年来,金融业持续高速增长。增长速度远远超过实体经济增速。最近八年来,这个趋势更加明显。问题不容忽视。
  • 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市场主导所有公司、产业和实体经济的定价或估值,迫使绝大多数企业将经营目标确定为“市值最大化”,许多甚至无数公司的经营方向完全背离实体经济的基本导向--产品第一,质量至上。
  •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对中国金融重新定位,核心是化解金融风险、解决脱实向虚问题。其中的两大重点是防风险和严监管。回归本源,把服务实体经济作为根本目的。为了解决脱实向虚的问题,货币政策、信贷政策正在和将继续进行重大调整,降低非金融企业的负债率或杠杆率

 

《监管科技概述- 金融科技的新前沿》

Jerry Parwada -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商学院银行及金融负责人

  • 金融机构的监管合规成本非常高,而且持续上涨(预计将在未来五年翻一番以上,合规成本将上涨至公司收入的10%左右)。监管科技(RegTech)可帮助金融机构自动化常规性合规任务,降低与履行合规和报告义务相关的运营风险和成本。
  • 监管科技的应用场景丰富,包括身份验证(KYC),合规自动化(文件,审计跟踪,建模和场景分析),机构行为和内部文化监控(反金融犯罪),交易报告,合规性数据、仓库、案例管理,实时支付监控(反洗钱,防欺诈、偷税漏税)等。所使用的比较有代表性的技术涵盖人工智能、自然语言处理、大数据、分布式账本技术。
  • 全球范围来看,金融监管机构十分重视,积极应对金融科技的发展和监管科技带来的机会:美国、加拿大、新加坡、英国采取监管沙盒(Regulatory Sandbox),欧盟也在倡议探讨中。中国人民银行也新近成立了金融科技委员会,旨在加强金融科技工作的研究规划和统筹协调
  • 值得进一步思考的问题:零售层面的监管灵活性是否会贯穿银行-监管者层面?随着金融市场向国际资本开放,监管部门是否会采用可能威胁到金融创新的规范(例如隐私法律)?RegTech本身如何受到监管?这些问题同时也显示,Fintech公司,银行和监管机构在个案基础上进行合作的伙伴关系模式可能是成果丰硕的。

 

《人工智能与金融》

姚新 - 南方科技大学计算机系主任,原美国IEEE协会智能计算全球主席,英国伯明翰大学智能计算卓越中心主任

  • 人工智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50年。现在被广泛讨论的人工智能和脑启发计算其实都不是新学科。人工智能近几年在技术上取得迅猛进步(比如图像识别和人脸识别技术),在新的技术与应用层出不穷的同时,旧的概念也被不断重提与更新。
  • 如果我们真想理解脑,创建脑,演化的过程不可忽略。如果我们真的想理解一个系统,构造一个系统,我们也不可以忽略生成这个系统的过程。
  • 以奇偶问题的前向神经网为例,我们发现,演化过程自动发现、构建的神经网络和人工设计的神经网差别很大。演化的神经网络占用的资源少,更有效。
  • 从大的方面考虑,计算系统有巨大,复杂,异构,动态,不确定,分布式,开放式等特点,对系统的要求则常常为灵活,高效,安全,可靠,省资源等。这些目标往往是相互冲突的。关键挑战是怎样实时动态地平衡多个冲突目标,找到有效解?这些特点和要求和构建一个金融系统很相似。而其可能的对策是自意识系统。
  • 一个金融系统可以想像为一个开放的分布式系统。其中每一结点都是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自主系统。它对环境建模, 对它自身状态建模, 并与环境和其它结点交互。人工智能正在快速发展。现在的人工智能(尤其是媒体中的人工智能)尚不完善。自意识系统或许可以为将来的智能金融系统提供技术支撑。

嘉宾简介

作者:全球金融科技实验室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